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汕头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21:20:3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汕头白癜风医院,北京白癜风传染么,烟台根治白癜风的偏方,潍坊白癜风早期危害,滕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济南白癜风遗传么,淄博如何治白癜风

去年6月,一则开国上将故居遭强拆的新闻引发了广泛关注,解放战争时期的重要史迹被破坏,让人深感悲愤。

今天,正是这位上将诞辰107周年的日子,他就是解放军第一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。

上将故居为何会被强拆?2015年底,哈尔滨双城区政府决定征收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地块,刘亚楼旧居、东北民主联军独立团旧址等7处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位于征收范围内。去年6月25日,拆除企业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,对7处文物建筑进行拆除,造成文物严重破坏。

  

两个月后,主要嫌犯已被批捕,11名相关人员被问责。当地承诺将按照国家文物局意见实施原址重建等补救措施。

刘亚楼是共和国一代名将,曾被毛泽东赞赏“将才难得”。长征路上,许多硬仗、恶仗几乎都有刘亚楼浴血奋战的身影。

他任红一军团红二师政委时才23岁,红二师作为中央红军开路先锋,一路斩关夺隘,突破四道封锁线,强渡乌江,率先翻越夹金山,为全军踏开血路。

  

解放战争中,刘亚楼在东北、华北为野战军首长运筹帷幄。平津之战,号称“固若金汤”的天津在他的指挥下仅29小时即被攻克。

1949年7月,毛泽东在中南海召见刘亚楼,亲自点将,要他担任空军司令员。在当时,空军是个技术性很强的新军种,揭开“天幕”的人,非要有勇有谋不可。

除了看中刘亚楼集指挥、谋略和行政于一身的全才,毛泽东深知组建空军离不开苏联“老大哥”帮忙。而刘亚楼曾经留学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,卫国战争时期又在苏军历练,而且,他还兼任过“东北老航校”的校长,和空军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“建军先建校”,在当时的艰苦条件下,刘亚楼不负众望,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建起6所航校,在世界航空发展史上创造奇迹。

新中国空军的第一场战斗,就是和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对手较量。抗美援朝中,志愿军空军在朝鲜战场首次亮相,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感慨地说,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,就变成了世界上空军强国之一。

  

刘亚楼在六航校十周年校庆大会上讲话

刘亚楼素来主张治军要严,空军中曾经流行过一个口头禅,“苦不怕,死不怕,就怕刘司令来训话”。他对空军机关的工作作风要求十分严格,一直强调机关要注意克服“慢、拖、粗、浅、窄”的现象。

召开会议时,他要求一不准抽烟,二不准喝茶,三不准摆水果。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。若有人发言不着边际,立马会受斥责。

对别人严,首先要严以律己。刘亚楼说,一个领导者唯有自己行得正,说话腰板才能硬,才能有权严格要求下级,才能严之有理,令人信服。

建设空军斥资巨大,刘亚楼正是这笔钱的管家。每次率领代表团出国,他都注意节省外汇开支,不乱花一分钱,把节余的外汇全部交公。有一次,他率领代表团到苏联谈判,工作一个半月,仅在伙食费方面就省下了一千四百多卢布。这笔钱本可以归个人使用,但他让秘书全部交公。

电视剧《东方》生动地记录了一个场景,毛主席在批示查处大贪污犯刘青山、张子善后,与空军司令刘亚楼交谈。毛主席让刘亚楼敬个军礼,刘亚楼手一抬,就露出了衬衫袖口的补丁。其实,主席早就注意到了,他对刘亚楼说,你这个空军司令,手里掌握着这么多钱,却连给自己做身新衣服都舍不得。

他的儿子刘煜滨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。上世纪60年代,一位领导前来拜访刘亚楼时带了“人参酒”、水果罐头等土特产,面对刘亚楼的质问,这位领导大言不惭道:“没有别的意思,每位首长来我们都这样招待。”刘亚楼愤愤地说:“请你拿回去,我没有这个习惯。”他还让空军后勤部认真检查这个疗养院的作风。调查结果证明,这个疗养院确实在执行财务制度方面有大问题。

  

刘亚楼和儿子刘煜滨

刘亚楼自己不搞特殊,也不允许对亲人搞特殊。

虽然身为空军司令,可刘亚楼老家的所有亲属仍继续在家务农。大儿子刘煜滨从哈军工毕业,他说:“老子在空军,儿子不能再到空军,学什么专业就搞什么工作。”不给任何特殊照顾。大女儿刘煜鸿在空军气象局,是一名普通工程师。

刘煜滨说,在家中,刘亚楼对孩子要求很严格,家里任何事情一律不准外传。就连学校老师和同学都不知道他父亲是空军司令员,直到中学快毕业时,班主任老师才知道他是谁家的孩子。

刘亚楼严厉,但对战士从来不发火,非常体贴。当年警卫连的人都知道,每年大年初一的早晨,他必然会最早到警卫连给连队战士们拜年,有时从新疆运来些哈蜜瓜,也专门嘱咐别忘了印刷厂、打字室、司机班和警卫连的同志。

  

刘亚楼与朱德欢送空军出征将士

由于刘亚楼长期超负荷工作,1964年下半年,他被查出患有肝癌。毛泽东知道后深感震惊,当即决定让他停止工作,住院治疗。但刘亚楼还是带病坚持。后来终于支持不住了,才住进上海华东医院。

弥留之际,他挂念的一直是空军。一次,他长时间昏迷,经抢救恢复神志后断断续续地嘱咐:“条令,要编出来……往八宝山送一本。”

1965年5月7日,年仅55岁的刘亚楼英年早逝,令党和国家领导人痛惜不已,破例按大将的最高规格为他举行了葬礼。

如今,刘亚楼将军的旧居已经永远成为了历史记忆,但我们更要铭记他的精神和作风,一代一代传承下去,这是对他最好的纪念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苏治愈白癜风